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

时间:2018-02-08 「慾望之馆」里并非真的除了「人体盛」就没有其它餐饮,在主要目的达到之后,福井威夫还是为侯龙涛安排了一个小单间儿,让他能和星月姐妹单独共进晚餐。
  「主人,」智姬跪在男人的右边,为他斟了一杯青酒,很腼腆的双手举起来送到他面前,「请用吧。」
  慧姬跪在左边,同样是面带羞涩,她夹了一块儿生鱼片儿,沾了少量的芥茉,放进男人面前的竹碟里,「主人请用。」
  「这两样儿东西我都不吃。」侯龙涛盘腿儿坐着,他虽然收了这对儿双胞胎,但并没有显得很热情,他对她们的信任程度甚至还不如对裕美的,嘴上说会对自己忠心耿耿,谁又能保证她们不是Honda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定时炸弹呢?
  「那…那主人喜欢吃什么?」也许放杰说的是真话,两姐妹这是第一次实战,显得不是很自然。
  侯龙涛不由得微微一笑,穿着这么的性感,身材这么的惹火,长相儿这么的诱人,经历又这么的不同寻常,可真到了伺候男人的时候,光是陪着吃饭,脸上就出现和最纯情的少女一般的羞赧神情,说是装的吧,又没有一点儿做作的迹象,「吃饭的时候不用管我,你们自己吃自己的。」
  「那怎么行?只要在主人身边,我们就要尽心尽力的伺候主人。」
  「我和你们心目中的那种主人不同,吃饭时离我近一点儿就行了,让我能随时把你们拉过来亲亲。」侯龙涛现在对姐妹俩的态度是很中性的,有同情,有戒心。
  这顿饭吃的并不轻鬆,智姬和慧姬一直都很拘谨,侯龙涛也很放不开,两个女孩儿对他绝对有肉体吸引,但一是由于他自身的心理状态,二是由于这里不能不算险地,他认为他的行动很有可能是在别人的监视之中,但这并不影响说话。
  「你们俩想跟着我吗?」
  两姐妹都略显惊奇的望着男人,最终说话的是智姬,她好像要比妹妹外向一点儿,「这…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係,那张纸上签的是您的名字,我们就是您的,我们没有什么愿不愿意的。」
  「你们就没有一点儿的想法吗?」侯龙涛真是佩服日本人洗脑的手段,能让两个活生生的大姑娘自己把自己当成物品,而且还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也难怪,整个台湾都能搞定,何况是几个婴儿呢。
  「我的想法?」智姬望了一眼妹妹,「我们很高兴,十八年来,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们所有的努力、受的所有苦都是在为这一天做準备,我们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侍奉我们的主人,今天我们终于有了主人。」
  说实话,侯龙涛挺感动的,但任何事物都要从两方面看,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两个女孩儿对任何的「主人」都会如此,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值得她们托付终身的地方,而且经过了「裕美事件」之后,他正处于一个超级小心的阶段,看起来再真挚的情感,他也要一再的验证…
  「要走了吗?」方杰看到双胞美女一左一右的挽着侯龙涛的胳膊走了出来,赶忙迎了上去。
  「福井社长呢?」
  「他有事儿先走了。」
  「是吗?」侯龙涛微微一笑,他也能理解,礼已经送到了,当然是没必要留在这儿受自己这个后生的冷嘲热讽了,「送我回饭店吧。」
  「好啊,没问题,司机已经在等了。」方杰转身在头前引路,等顺原路返回了地下停车场,他很暧昧的看着三个人,「还需要我陪你们一起回去吗?」
  「不必了。」侯龙涛钻进了智姬为他打开的车门儿里,有两个天仙般的女奴相伴,还有一个讨厌的老爷们儿干什么。
  慧姬从另一侧的车门儿进入,和姐姐一起将男人夹在了中间。
  方杰目送着轿车开出了停车场,「嘿嘿」一笑,「你时运不济啊。」
  在车里,姐妹俩坐得都很规矩,低着头,也不说话,Honda真是在她们身上下了大功夫的,在性训练的同时并没有将她们的羞耻心练掉,甚至是有意的培养,使得她们并不会像妓女那样主动的献身,很有第一次见男人的样子。
  侯龙涛很喜欢女人的这个样子,他根本不适合做奴隶主,他喜欢在和女人有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前先培养感情,他也不说话,只是把姐妹俩的手拉住,不断的左右扭着头,面带微笑的欣赏她们彷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的花容月貌、绝妙的身段儿和旗袍儿开衩儿处露出的丝袜美腿,看得她们耳根儿都微微泛红了…
  「来了。」麵包车里负责监视的人招呼了一声儿,在「威斯汀」门前停下一辆轿车,两女一男走了下来。
  「杀!」车门儿被猛的拉开了,八个带着头套儿的「黑西服」举着日本刀冲了出来。
  智姬和慧姬本来是站在侯龙涛两侧的,一听到喊声,她们在没转过身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开始向中间凑,等完全转过来之后,正好将男人挡住,她们确认了来袭着的目标儿是自己的主人,立刻迎了上去,「主人快走。」
  这次和在北京的大街上打架不同,对方明显是冲着自己这条小命儿来的,但可能是因为是在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上,又实在有点儿太突然,侯龙涛的神经一时间都没转过来,而且他还没习惯要女人替自己挡架,虽然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转过身后却只是往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观察台阶下的情况。
  在路人刚开始惊叫着四散奔逃的时候,姐妹俩就和冲在最前面的人交上了手。
  智姬一侧身,轻盈之极的闪开了劈来的一刀,右手一探,钳住了男人的手腕儿,顺着他的力道猛的一拧,左手在下面接住了他脱手的日本刀,反手就捅进了他的小肚子里,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
  那边的慧姬更是不得了,从第三层的台阶上就蹦了起来,双腿夹住了一个「黑西服」的脖子,上身一转,「卡嚓」一声儿就把他的脖子拧断了,然后自己顺势在地上一滚,抄起了他掉在地上的长刀,单膝跪地的,双手握着刀柄,横着向前一送,血花儿飞溅,又横斩了一个「黑西服」。
  一瞬之间就有三个同伴就奔赴黄泉了,动手的还是两个天仙美女,其余六个人都是一愣,就是这一秒的迟疑,又有一个倒下了,剩下的才又「哇哇」怪叫扑了过去。
  智姬和慧姬立刻挥刀迎敌,刚才她们是出其不意,佔了很大的便宜,现在正面交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虽然仍是完全不处下风,可对手明显也不是普普通通的打手,别人不清楚,她们自己可是行家,对方的攻守都很有章法,不止是胡劈乱砍。
  四个「黑西服」把姐妹俩缠住了,她们虽然察觉了剩下的那个朝台阶上面带惊讶神色的男人冲了过去,却也分身乏术,「主人,您快走啊。」
  逃跑对于侯龙涛来说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现在的情况不同,单挑他从来没怕过,再说对方是日本人,那就更不能跑了,别说他没看出刺客是高手,就算看出来了,死也不能后退半步。
  面目狰狞的「黑西服」已然窜上了两层台阶儿,他的身体突然一顿,一股血箭从他的太阳穴射了出来,他的双眼圆睁,继续向前冲了两步,一头栽倒在目标儿的脚下,就此不动了,几秒钟的时间,头部下面就积了一大滩殷红的鲜血。
  侯龙涛不是什么军事专家,更没受过专业训练,但电视看的可不少了,他立刻就意识到这小子是中枪了,而且又没听见枪响,很有可能是狙击手,可他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些了,用眼角儿的余光可以看到一辆黄色的「公路赛」正向自己冲来,车上的人左手扶把,右手抽出了一把日本刀。
  慧姬猛挥一刀,讲近身的敌人逼开了一点儿,转身就要去保护侯龙涛,可这样就露了个破绽,左大腿的后侧被虚虚的划了一刀,要是这下儿挨实了,整条腿估计就被卸下来了,儘管如此,还是影响了她行进的速度,眼看就不可能抢在「公路赛」前面了。
  两个「黑西服」本有机会追上去将慧姬砍倒的,但他们不仅停在了原地,还慢慢的跪倒了,每个人的脑袋上都多了两个窟窿。
  骑摩托车的人看到侯龙涛已然做好了躲闪的準备,还有一个人过来救援,而其他的同伴儿又都死的死伤的伤,心知必需要一击致命,他右手猛的一甩,长长的日本刀像一支飞镖似的,纵向旋转着飞了出去,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直奔目标儿。
  就在长刀出手的同时,「公路赛」向边儿上一歪,连人带车一起摔出去老远,鲜血从头盔上的两个小孔狂喷而出。
  侯龙涛不过是眨了一下儿眼,一圈儿白光已经到了眼前,他连反应都来不及,更别提躲闪了,「完了!」
  「主人…」慧姬的身体腾空而起,一下儿跃入了男人与飞刀中间。
  两个人能很清楚的听到「噹」的一声,日本刀在空中断成了两节儿,后半部朝别的方向飞了出去,刀尖儿只是略微被撞歪了,本应插入慧姬的胸膛,现在却直穿她的大臂而过,钉在了她身后男人的肩膀上。
  断刀的力道异乎寻常的大,不光是慧姬因为自己不可能在空中止住侧扑的趋势而摔到,侯龙涛也被撞得仰面就倒。
  仅存的两个「黑西服」本就是在苦苦支撑,这会儿哪儿还有心情恋战,撇下智姬,也不管受了重伤的同伙儿,逃回麵包车上,一溜烟儿的撤了,从刺杀开始到结束,总共不到三分钟。
  智姬冲上台阶,顾不得看妹妹,先跪到了侯龙涛的身边,「主人,主人,你怎么样?」
  「嘶…」侯龙涛坐了起来,捏住刀面儿,把镶在自己左肩上的刀尖儿拔了出来,「我没事儿,快去看看慧姬。」
  「我…就是点儿轻伤…」慧姬也爬了起来,却只能单膝跪地,刚才是救人心切,顾不得自己的伤,现在暂时没有危险了,立刻就觉得腿上不得劲儿了。
  「嗯…」智姬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儿,伸手在后背上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手带了一下儿。
  就在这时,鸣叫着的警车从街角儿拐了出来…
  「侯先生,让你受惊了。」福井威夫亲自到警察局把侯龙涛接了出来,他是受袭者,处理了伤口之后,做做笔录也就是了,虽然这件事儿疑点很多,倒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那姐妹俩呢?」
  「已经被咱们的人接走了。」边儿上的方杰也是一脸担心。
  「她们不会有问题吗?」
  「放心吧,社长已经跟东京警视厅的厅长打了招呼,他今天也在你去的那个地方来着,这种事儿他还是能作主的。上车再说吧。」
  「知不知道什么人?」确定了双胞胎没事儿之后,侯龙涛也该打听打听自己的问题了。
  「不知道,死的几个人都没有案底,受伤的嘴又很严。」
  「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吧?」
  「也许和咱们即将开始的谈判有关。」
  「哼,这还没开始呢就这样,要是开始了,我还活不活了?」
  「这是我们的失误,」福井威夫也有点儿后怕,对方要真是死了,可真没法儿和IIC交待,「为了你以后的安全,还是不要住饭店了,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一处新的住所。」
  车子驶进了东京市区边一栋独门独户儿的大宅子,大门口儿有警卫,院子里还有带狼狗的保镖来回巡逻,巨大别墅的客厅里还坐了十来个带刀的保镖。
  「这里有最先进的电子监控设备,院子的各个角落和别墅的走廊都在控制之中,但房间里都没有监视器,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监控室在三楼的角落里,他们用无线电和外界联络,除非有危险,平时是不会出来打扰你的。女佣都在的房间也在三楼,你有什么需要,随时知会她们。」
  「那姐妹俩呢?」侯龙涛对于其它事儿都不怎么关心了。
  「跟我来吧。」方杰在头前带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外面,「她们就在里面休息呢,对面儿就是你的卧室。」
  「好好好,你们先走吧,后天派人来接我去谈判就是了。」侯龙涛轻轻推开门,智姬和慧姬分别躺在屋子里的两张床上,两人都穿着薄纱的睡裙,正坐在床边聊天儿,智姬的腰上、慧姬的左大臂和左大腿上都缠着纱布,脸色还算不错,看来受的都是不太严重的外伤。
  姐妹俩一看进来的是侯龙涛,立刻就下了床,脸上儘是关切之情,智姬还好一点儿,慧姬走过去的时候是一瘸一拐的,「主人…」
  侯龙涛快步的迎了过去,张开双臂,一下儿把那对儿美丽双胞胎的小蛮腰搂进了臂弯里,歪头吻住了智姬的双唇,很自然的把舌头送进了她的檀口中,亲了一阵,又在她把脸埋入自己颈项间娇喘的时候叼住了慧姬甜甜的小嘴儿。
  「嗯…主人,都是…都是我不好,让您受伤了,」慧姬伸出嫩滑的舌头,在男人的脖子上轻轻舔舐着,「我没保护好您。」
  「别说傻话,」侯龙涛把姐妹俩拥回床上坐下,对于可以对自己捨命相救的人,他还能有什么心理障碍呢,虽说她们跟那个神秘狙击手串通一气,给自己玩儿苦肉计的可能不是一丁点儿都没有,自己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儿,但他现在主观上更愿意相信她们是对自己真的忠心,「伤口还疼不疼?」
  「已经没事了。」智姬和慧姬同时把头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最开始时和他在一起的拘束已然一扫而空,共过生死之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送你们一份礼物,」侯龙涛站起来,从兜儿里掏出那份「卖身契」,撕成了两半儿,「从今往后,你们不再是任何人的奴隶了。」
  「啊!」姐妹俩没有像男人想像的那样喜出望外,反而是大惊失色,眼泪也涌了出来,「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他脚下,拉住了他的裤腿儿,「主人,您还不肯要我们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侯龙涛赶紧把女人拉了起来,「如果你们要和我在一起,我要你们是因为对我有感情,而不是因为一张破纸,我把它毁了,你们就不受任何的束缚了,愿意在我身边就留下,什么时候想离开我了,什么时候就可以自由的离开。」
  「主人,」慧姬眼泪汪汪的望着男人,「我们永远也不会离开您的,姐姐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侍奉我们的主人。离开了您,我们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如果您对我们好,那是我们的福气,我们从心里感激您,如果您喜欢打骂、虐待我们,我们也毫无怨言,一样会对您忠心耿耿,只要您肯让我们侍奉您。」
  侯龙涛用大拇指轻轻在两个女孩儿的脸颊上一抹,「不许再哭鼻子了,我会对你们好的。」
  智姬和慧姬都是破涕为笑,好想紧紧的抱住男人,但还是不敢太放肆,只是拉住了他的手。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我不习惯,」侯龙涛攥着女孩儿们温暖的手掌,突然觉得今天遇险也还是挺值得的,「叫我涛哥吧,我不把你们当下人看,也不希望你们自己把自己当下人看。」
  「那…那怎么行,您和我们毕竟是主僕之分,我们怎么能直呼您的名字。」
  「还说对我衷心,我的第一个命令你们就敢不听?」
  「涛哥,」智姬还是要比妹妹灵活一点儿,她摇了摇男人的胳膊,「已经这么晚了,我们伺候您休息吧。」
  侯龙涛眼看着两朵红霞爬上了女孩儿秀美的脸庞,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你妹妹还没叫我呢。」
  「啊!涛哥,」慧姬把脑门儿压在了男人的肩头上,声音也很小,「我…我帮您脱衣服。」
  「哼哼,」侯龙涛的双手绕到了两姐妹的背后,隔着薄薄的睡裙,在两瓣圆滚翘挺的屁股上捏了捏,然后把智姬按坐在床上,在她额头一吻,又转身安置好了慧姬,「你们两个乖乖的睡觉,一切都等你们把伤养好了再说。」
  「您不要我们陪睡吗?」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因为在姐妹俩的脸上看到了和当初自己第一次「拒绝」薛诺时,她脸上的那种表情,「现在你们急,有你们哭着喊着求我停下来的时候,嘿嘿,再说了,以后你们也不可能天天都陪我睡的,要不然你们非被我家里十几只小老虎儿活撕了不可。」
  智姬和慧姬对望了一眼,都不大明白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有太多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好儿好儿睡一觉,明天咱们再慢儿慢儿聊。」侯龙涛说完就转身开门出了屋儿…
  凌晨1:00的时候,方杰驾驶着自己的小车儿来到了一座铁路桥下面,等了没几分钟,又有一辆车从相反的方向驶入了桥下,电动窗被按了下来,里面是一个中年日本人。
  「三川君,昨天的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动手?」
  「那个华狼把咱们出卖了,社长为这事大发雷霆。」
  「啊?怎么会?」
  「我今天下午收到华狼的一封电子邮件,说是不会履行合同,定金已经划回了指定的帐户,还警告咱们最好放弃计划。」
  「为…为什么啊?」这实在是太出乎方杰的预料了,一个世界排名前几位的职业杀手会做出这样的事儿,太不可思议了。
  「他不说谁会知道是为什么。社长不能忍受对方的不讲信用,更不能容忍他的威胁,就决定任按原定时间动手,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再寻找新的职业杀手了,社长就要我联络了三口组。」
  「三口组!社长连三口组都动用了?」方杰知道那是东京地区最强的黑社会组织,在全日本都是数一数二的。
  「三口组的组长三口龙恍把他的九个贴身保镖都派去了,结果只回去了两个,他老人家也是火冒三丈,已经放出话来了,不杀华狼誓不罢休。」
  「华狼死不死都对咱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再想办法搞掉侯龙涛。」
  「这点社长还能不清楚吗?他要我问你,如果侯龙涛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脱精而死,而那个女人又是Honda给她找来解闷的,许如云对Honda的态度会变成什么样呢?」
  「有这个可能吗?」
  「有没有可能不需要你操心,只是要你推断许如云的反应。」
  「哈哈哈。」方杰阴险的笑了起来,如果真如对方所说,那可就太求之不得了…
  编者话:第一,方杰只知道侯龙涛和九个女人一起过了夜,并不知道他一次把九个都干了;第二,普通的男人和普通的女人在一起,可没有脱精而亡一说儿。找人杀侯龙涛的是Honda的人吗?《Kill Bill》里Lucy Lu的黑社会够牛屄了吧?他们都不用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