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丽的人妻社工

时间:2018-01-13 早上的晨光斜照着嘉怡熟睡的俏脸,脸上彷彿还带着甜美满足的微笑,只因昨天晚上和新婚丈夫温存过后,还残留着一丝的快感。
「叮叮……。」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嘉怡在睡梦中醒来急忙接听。
「喂,早晨!」嘉怡说.
「嘉怡,已是早上八时多了,你今天不是到社会福利署上班吗?」嘉怡的丈夫轻声的说.
「啊!糟了,我差点睡过头,不跟你说了,我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稍后再打电话给你。Bye.」嘉怡急应着。
匆匆挂线后,嘉怡随即梳洗,轻施薄妆,穿上一件白色衬衣,深蓝色的上班套裙赶快出门.
许嘉怡,23岁,身高165 ,三围34,24,35,长髮及肩,大眼晴,眼神还带着点天真,标準的美人胚子。凭漂亮的外貌和高挑的身形,曾任兼职模特儿,交谈时喜面带微笑聆听对方说话。
新婚不足三个月。丈夫30岁,是一间跨国公司的C.E.O.,生活安稳。婚后赋闲在家,无所事事。心性善良的她,希望腾空一点时间出来,投身义务工作,于是参加了社会福利署的义工计划,藉此,能为有需要的人给予帮助。
她的优点……亦可能是她的缺点,就是心地太善良,人家提出的要求,在自己能力範围内能办到的话,都会尽力而为。亦不懂得及不愿意对人出言婉拒。九时前,嘉怡刚好赶到社署,经过主管职员简单的说明工作简述后,嘉怡被分派到油麻地探访一露宿者跟进他的生活状况及帮助他寻找工作。
主管对嘉怡说:「原本是安排了一个全职社工和你一起做探访的,但刚巧今早他生病请假,若然你不太熟悉地区环境,或不想一个人前往。这个探访是可以押后的。」
但嘉怡心想,今天可是一个学以致用的好机会,便热诚地接过档案,简单地看看照片及个人资料:
姓名:陈志权
年岁:41
职业:无业(释囚)
居住地点:油麻地天桥桥底
便欣然答应了。
嘉怡步出地铁站后,往天桥处走去,途中还有一段不太短的路要走,快到达天桥时,突然下起雨来,又没有避雨的地方,嘉怡只有用公文袋挡着雨点,急步往前走去,到达时,上衣亦淋湿了一大片。
当嘉怡定神细望周围环境时,只看到一间一间由纸箱架搭而成的小房间,心想不知如何能找到当事人时,见到不远处,有两个五十多岁的露宿者正在玩纸牌,一个高瘦,一个肥胖,于是嘉怡拿出档案照片,便前去询问。
当嘉怡走近时,两个中年露宿者已停止玩牌,眼睛已紧盯着眼前的美女,口也合拢不来。
「请问两位是否认识这照片上的人?」嘉怡拿出照片让他们看。
那个高瘦的,立即站起来靠在嘉怡身旁,似是细看照片,而眼睛则紧盯着嘉怡的胸脯,还对嘉怡说:「我是弱视的,眼力不好,让我靠近点再看清楚!」头亦差点贴到嘉怡的面上,鼻子则使劲地嗅着由嘉怡身上发出的淡淡体香。
而那个胖的,仍然坐着说:「拿来看看我是否认识. 」
于是嘉怡拿着照片弯下身让胖子看,当嘉怡弯身时,两个丰满的乳球亦呈现在胖子眼前。眼前的光景,胖子已很久没有见过,更何况是这么美的女人,他的短裤已高高的撑起一个小帐篷。
胖子稍一定神,希望可以讨到更大的便宜。于是说:「我年纪大了,相片这么小,我怎能看到,拿近一点吧!」
嘉怡于是把相片再拿近给胖子看,并说:「大叔,麻烦你看清楚,我有很重要们事情,今天一定要找到他。」
「好!」胖子轻应了一声,再向嘉怡的白色衬衣内看,当看到衬衣深处时,嘉怡雪白的乳球及粉红色的乳尖,整个完完全全地让胖子看光了。红的红,白的白,互相辉映,这情景胖子当然喜出望外,一时之间,看得目瞪口呆。
原来嘉怡在早上出门时,因时间太紧逼,所以不想再花时间穿戴胸围,心想还有外衣作为遮蔽,于是就匆匆出门了。
而那个高瘦的也没有闲着,静静地在嘉怡的背后,欣赏着她圆浑丰满的美臀,手还伸进自己的裤裆内轻搓起来。
嘉怡并未有留意他们的举动,一心只希望早点找到当事人。
胖子是个较有小聪明的人,心想今天若只是看看,而不多吃点豆腐,实在对不起自已。于是便向高个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对嘉怡说:「小姐,我认识他,他就是住在前面。但你不熟这里的路,我们又闲着,让我们来帮你一个小忙,一定可以带你找到他的!」
嘉怡听到胖子这样说,心想今天真是出路遇贵人,第一份工作可以很快完成了。感激地说:「两位大叔,真的很多谢你们的一片热心,我是社署派来的义工,日后若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得上忙的话,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胖子又对嘉怡说:「小姐,他眼睛不好,而我双腿有一点小毛病,你先把我扶起来,行走时参扶我们一下吧!好吗?」
嘉怡听到后,心想:「不竟行动不太方便的人,也这么热心助人,世间上的好心人真的不少」心中充满感激。
然后伸出双手,对着胖子微笑地说:「大叔,我现在先把你扶起来!你要小心点. 」
于是胖子也握着拳伸出双手,让嘉怡拿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起来,就在嘉怡往后拉的时候,胖子装作站不稳,身体向前倾,嘉怡因此失去平衡,往后倒去。而胖子的双手亦趁势按在嘉怡的乳房上,还装成怕失足的模样,双手在嘉怡的乳房上乱抓了几下,而站在嘉怡背后的高个子亦趁机「出手相助」,伸出双手承托着嘉怡的丰臀,并在丰臀上轻轻捏弄了一会,而下体亦贴在嘉怡的臀上挤压了几下。
一阵拉扯过后,胖子首先发难说:「小姐,我们这样的身体,若然摔伤了就会很麻烦啊,你别太心急,人一定帮你找到的!」然后偷偷与高个子相视而笑。嘉怡以为真是自已用力太大,还连声向他们道歉。但一向敏感的身体,被他们轻抚了几下之后,开始亦起了反应,乳头开始慢慢地硬起来,嘉怡心想:「还是自已太心急,千万不可把这两位好心人弄伤。」
这时,高个子则对胖子说:「我看这位小姐又不是有心的,你不要对人说这些话!我们走吧!」
嘉怡于是走到他俩的中央,一边牵着胖子的臂胳,而另一边则牵着高个子的臂胳,小心地向前走去,而他们的手臂就轻压在嘉怡的乳房上,每走一步,臂胳就磨擦着嘉怡敏感的乳房,其间,胖子说怕摔倒,所以他俩愈挤愈紧,他们的手臂就在她的乳尖上不停磨擦,而他们的手掌亦随着步履,在嘉怡的大腿上轻轻扫着,在这样的不停刺激下,嘉怡感到身体的快感亦随之而来,乳头开始变硬,而下体亦濡湿了一小片,咀里亦不自觉地开始轻轻舒气。
而他俩亦装作没事似的,一步一步地向前行,心里则暗暗叫爽。
因为他们实在假装得十分神似,所以嘉怡对这两位「好心人」的行动全无戒心,还暗地里怪自己的身体实在太敏感了。经过约五分钟的慢行,嘉怡实在忍受不了他们的「爱抚」而停了下来,还借意问他们还有多远路程,胖子心中知道「得些好意须回首」的道理。而刚好亚权的纸房间就在前面,于是亦伸手指出亚权的所在位置。嘉怡于是向他们再三道谢,还嘱咐他们回程时要多加小心,自己则向纸房间走去。
当嘉怡走远后,胖子得意地对高个子说:「这个小美人真是太棒,不但长得漂亮,一对奶子还软软中带着弹性,真是令人爱不释手。」高个子亦抢着说:「她不但奶子好玩,屁屁亦蛮有弹力,你有否见到她己经被我们摸到受不了,唉!真不想这么快放她走。」两人还不断回味刚才的情景。
此时,嘉怡已走到纸房间门口,只见到今天要寻找的亚权,赤祼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懒洋洋地睡在用木箱架搭的床上,于是嘉怡走近床边,轻声的问:「对不起!请问你是不是陈志权?我是由社署派来跟进你的生活状况的许小姐。」
亚权听到这样娇嗲的声音向自己发问,心中立即醒过来,睁眼一看,见到眼前出现这样的一个美女,睡意全消,并立即坐起来,应道:「是,我就是陈志权。」而双眼则在嘉怡身上上下打量。当亚权稍稍定神后,方记起招呼这位美人坐下,亚权对嘉怡说:「许小姐,因为房间没有椅子,就请坐在这里吧!」自己则退到床头位置盘膝而坐。
嘉怡亦微微一笑,礼貌地点头回应,欣然坐在亚权的床边,并开始细看亚权的档案资料,此时,亚权的眼睛亦没有闲着,开始细心欣赏身旁的美女。由于嘉怡受到刚才的刺激,双颊己变得微微绯红,更显美艳. 当亚权将目光移到嘉怡的胸脯时,嘉怡白色衬衣上的第一二粒钮扣,因为刚才胖子和高个子的纠缠,己经不知在什么时候鬆脱了,嘉怡今天又没有戴上胸围。故此亚权可在侧面轻易地看到嘉怡衬衣内丰满的乳球,当嘉怡在档案中记录重点时,必须再向前微弯书写,此时,亚权更可清楚看到嘉怡整个竹笋形的乳球和粉红的乳尖,还正在微微的颤动。受到眼前的刺激,亚权的阳具立即暴胀了起来,由于裤头顶着暴胀的阳具,很不好受,于是亚权提起右膝而坐,好使竖立的阳具能在裤管舒缓一下。
此时,嘉怡转过头来,正想向亚权提问之际,只见到亚权的粗大的龟头在裤管中露了出来,嘉怡在婚前从来也没有性经验,除了丈夫的阳具外,跟本没有见过其他男人的东西,本已微红的双颊,现在更变得像苹果一样。由于刚才的刺激,及眼前的景象。嘉怡的性慾亦已被挑起,下体开始分泌出潺潺的淫水,而显得坐立不安。嘉怡这一切的反应,亚权全看在眼内,于是对嘉怡说:「许小姐,天气这么闷热,你的脸已热得发红,外衣又被雨水淋湿了一大片。你先把你的外衣脱下来,让衣服先吹吹风,自已亦可凉快一点,好吗?」
随后,亚权立即跳下床替嘉怡提取外衣,有点茫然的嘉怡亦没有反对,并站起来脱下外衣,交到亚权手上,当亚权替嘉怡挂起外衣的时候,站着的嘉怡本能地不停用双腿往内夹紧,好使下体传来的空虚感能得以舒缓,可是越是用力夹紧,骚痒的感觉就是越强烈,大量淫水不断分泌出来,经过湿透的内裤,一直流向高跟鞋处。嘉怡亦惊觉自已的媚态毕露,于是立刻坐回床边,心中对自己说:「今天是来帮助有需要的人解决问题的,应该集中精神把事情做好!」从而希望尽力抑制心中的慾念。当亚权坐回床头时,嘉怡亦把身体转向亚权,準备提问。
此时,一幅半裸的美人像就立即呈现在亚权的眼前,因为雨水已透过了外衣把嘉怡的衬衣也弄湿了,而且又没有胸围的遮掩,嘉怡胸脯的轮廓及粉红色的乳头完全尽现在亚权的眼中,粗大的龟头又在裤管中露了出来。亚权本来是一名触犯了非礼罪而入狱的释囚,入狱后至今,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今天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怎能控制得住,但他不竟亦只是一个有色心无色胆的人,否则的话,相信一定已把嘉怡按下「就地正法」了。
于是,亚权在脑中快速地思量,怎样可以利用眼前的美人儿,帮帮自已解决积压已久的性慾,成为自已今天的洩慾工具。而嘉怡的情绪亦稍稍平伏下来,并提起文件夹挡着自已的视线,使眼睛再看不到亚权暴胀的阳具,并面带微笑,轻声的问:「陈先生,请问你现在有否找到了工作?」亚权:「还没有!」
嘉怡:「但你出狱已三个多月了,是否所见的工作都不合适呢?」
亚权故意怒声地说:「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否在暗示我不愿去找工作!」
嘉怡:「对不起,陈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你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若我能力能办到的话,我一定会尽力协助你的。」
亚权:「你回去吧!你们每一个社工都是说着同一样的话,跟本从没有真正关心我的需要,替我解决问题!我在这三个多月内约见了十多份工,但当他们知道我是释囚时,就无人愿聘用我,我可以怎么样?」亚权装成受了很大委郁,还开始垂下头来,低声啜泣。原来亚权在对话中,认定眼前这位美人儿入世未深,而且心性善良,想讨她的便宜应该不难. 于是想出以退为进之法。
嘉怡见他突然啜泣起来,感情丰富的她,真有点感同身受的感觉,眼眶亦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本能地再坐近亚权的身旁,用手轻搭在他的肩上,安慰他说:「陈先生,难关很快会过的,你不用灰心。你是我的当事人,所以你的事情,亦即是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而为替你解决,你大可放心。更何况你是我第一个当事人。」由于亚权垂头而坐,嘉怡为了安慰他,而坐近到他的身前,嘉怡胸前的一双乳球,随着呼吸,就在他的眼前微微起伏着。
鼻息间亦充满了嘉怡身上发出的阵阵幽香。此时,亚权一直偷看着眼前的美景,看得他差点想把手伸前,好好把弄一下这双美乳,但他知道肥肉已在口边,再稍稍忍耐一下吧!因嘉怡趋前安慰他,故此,亦把文件夹放于一旁,亚权粗大的龟头又再展现在她的视线之中,因为新鲜感及好奇心的驱使下,嘉怡亦近距离偷看了几眼,真令她有点心猿意马,随即慾火又重燃起来,呼吸亦渐渐加深,下体再次感受到空虚的感觉,浑身的骚痒越来越强烈,淫水亦再次不断分泌出来,此时真希望有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在自已的身上好好爱抚一番,但现在嘉怡只有轻咬双唇,强忍着心中的慾火。
嘉怡这一切反应,亚权全都看在眼内,此刻,亚权知道时机已到,慢慢的?起头来,装作可怜的样子对嘉怡说:「许小姐,相信你已知道,我是曾经犯了非礼罪而入狱的释囚吧。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走回头路,再次重回监狱!」
嘉怡说:「若你要改过自身的话,我更应义不容辞,你需要我怎样帮你,你儘管说吧!」亚权故作狐疑地说:「你今天真的是真心来帮我?」其实亚权是要拿她的口实。嘉怡诚恳地点着头说:「是真的,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若我能办到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替你解决的吗?我从小到大也不爱说谎. 」还天真地伸出尾指,笑咪咪地说:「相信我好吗?」亚权同时亦伸出尾指与嘉怡的尾指勾了一下,面上亦露出笑容,并说:「好!我相信你。」亚权于是走下床来,站在嘉怡面前,迅速地把短裤褪下,一根青筋暴现的粗大阳具,一跳一跳的,呈现在嘉怡面前。亚权说:「许小姐,你看看,我现在慾火焚身,我真的怕你走了以后,我忍耐不住而再次出外犯案,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先解决小弟弟的问题?」
亚权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嘉怡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亦不懂得出言婉拒,只懂害羞地低下了头,红着脸轻声说:「你们男人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可以帮你解决. 」
亚权:「你要帮我的话,一点也不难,我来教你」一边说着一边拉起嘉怡的右手,握着自已的阳具,开始慢慢的套弄起来。
此刻,本已心猿意马的嘉怡,手中拿着一根灼热的粗大阳具,心内抑制已久的情慾亦开始战胜了理智,媚眼如丝,右手拿着阳具开始有规律地上下套弄着,亚权见到嘉怡并没有抗拒,还开始配合起来,于是把拉着嘉怡的手鬆开,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位美人儿为自已手淫的美好一刻,口中还不时低哼着:「好……真好……」
嘉怡听到亚权低哼叫好的时候,就像受到了鼓励一样,更卖力地为他套弄。但由于终究还有点矜持,不好意思碰到亚权身体上其他的地方,故而,只持续着套弄的动作,此时,亚权亦拉起她的左手,带领到阴囊的位置,引导着她细细的轻揉着。
春情氾滥的嘉怡,已由沉重的呼吸,开始变成轻声呻吟起来。
不知何时,亚权已将嘉怡衬衣上的钮扣全部解开,随着嘉怡的动作,一双充满弹性的乳球,正在有节奏地微微跳动着,亚权于是移前了半步,伸出双手,向跳动着的乳球用力抓去。嘉怡呻吟着:「啊…痛…。啊…啊…轻一点…。啊…」
亚权亦不忍心把这美人儿弄痛,于是开始在丰满的乳球上慢慢的搓弄起来,还间中用手指在嘉怡嫩红的乳尖上细细轻捏,而每一下轻捏,就带来一股强烈的触电感,直透嘉怡的每一条性感神经。此刻的嘉怡,小洞洞已氾滥成灾,淫水正源源不绝地流向两腿之间.亚权岂能满足只是用手带来的快感,于是对嘉怡说:「只是用手还是不能出来的,你试一试用口含着吧!」随即将阳具移往嘉怡微微张开的樱唇上。因为露宿者并不是经常沖凉,一股浓烈的体臭,混杂着阵阵的尿骚味,瞬间传到嘉怡的鼻中。嘉怡稍稍迟疑地说:「你的……东西这么髒,放进口里不太卫生吧,还是用手好吗?」
于是亚权用激将法,冷冷地对嘉怡说:「又是一个爱说谎的人!刚才还说,我从小到大也不爱说谎. 我是真心来帮的!」
嘉怡受不了这种冷嘲,想了一想,就在袋中拿出了一包湿纸巾,捧着亚权粗壮的阳具开始清洁起来,小心地从马眼、龟头、阴茎等部位轻轻抹拭,因为湿纸巾的液体带点清凉,当嘉怡轻拭了一会,亚权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刺激,此时,嘉怡还未替亚权的阳具完全清洁妥当,亚权已用左手按着嘉怡的头,右手拿着阳具,便插进嘉怡的口中。
嘉怡的小咀受到这突然的插入,口中只能发出唔……。唔……之声。当嘉怡稍为习惯了,嘉怡亦作出回应,开始吮啜亚权的大捧。亚权在嘉怡口中抽插了数十下后,身体开始抽搐起来,一股一股脓脓的微黄精液,不停地向嘉怡口中射去。
由于这是嘉怡第一次为男人口交,故而未能掌握到亚权射精的时间,一时之间,大量热烫烫的精液涌入喉咙,鼻息亦充满了精液的气味,使她急呛了几下,本能地吞下了大部份精液。但是亚权的双手仍然按着嘉怡的头,直至将所有的精液,完完全全射进嘉怡口中以后,方把阳具从嘉怡口中退出来,满足地躺回床上喘气,而右手还贪婪地在嘉怡的乳球上轻轻搓揉。
嘉怡亦将口中余下的精液吐在纸巾上,并清理一下美丽的双唇。而脑中还回味刚才激情的感觉,和第一次替男人口交所带来的新鲜感,而浓烈的精液味道,嘉怡不但不感到厌恶,反而激起了她潜藏在心底中的原始慾念。
嘉怡稍顿了一会,把衣衫整理了一下,便对亚权说:「你最急切的「问题」,我已信守诚诺替你解决了,而你亦应该做好自已的本份,快点找到工作上班,从新自力更生,好吗?」
亚权说:「好!我答应你,绝不会辜负你的关心,明天一早,我再去找寻工作,重新做人,请你亦可以放心!」
嘉怡开心地说:「这样真好!」然后在资料夹中取出了一份僱主名单,说:「这些地方正在招聘职员,你看看那一份工作,比较适合自已,明早尽快应徵吧。我现在要回去了,一有好消息要立刻通知我,好吗?」
亚权说:「好!谢谢!……可否……」
嘉怡微笑:「可否……什么?说吧!」
亚权说:「可否……再让我亲一下?」
嘉怡低着头:「嗯……。」
亚权于是立刻趋前,用双手捧着嘉怡美丽的俏脸,往咀唇吻了下去,还伸出舌头在嘉怡口中搅动了起来,因嘉怡的性慾还未消减,亦开始伸出丁香小舌与亚权的舌头交缠起来,一阵「法式湿吻」后,嘉怡轻推开亚权说:「我要走了,回去后还要写今天的报告。但你一定要紧记已答应了我的事啊!」然后再向亚权报以甜美的微笑,转身离去。此时,亚权亦再没有藉口把这美人儿留下,只有目送嘉怡离去,心想:「小美人,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咀角还掀起一丝淫邪的微笑。